大黨不過半 制衡新政治

文/雷倩

11月進入尾聲,台灣的大選開始白熱化。不分區人選公布之後,媒體與輿論對兩大政黨名單中的政治算計已有長篇累牘的討論,不差一篇文章一個觀點。但我們換個角度問:今年的選舉怎麼了?台灣的民主怎麼了?

台灣民主的進程中,總統改為直接民選是重要的里程碑。它代表的意義是選民可以根據自己的最佳利益考量,對國家領導者是誰做出「資訊充足的決定」(informed decision)。今年,遙遙領先的蔡英文躲在忙碌的選戰「行程」背後,放棄了領袖和人民溝通未來願景的義務行伍雜遝的朱立倫受到陣營內各種勢力的拉扯,至今逃離不了父子騎驢的困境、更沒有拉起理想的大旗。以致於距總統投票日不到50天,至今沒有一次完整的總統辯論,這是值得驕傲的民主嗎?

在所謂政黨運作的精算底下,如何造勢乘勢,天王何時合體最能拉抬選情,成為選舉焦點。久而久之,聰明人的台灣選民被政黨的選戰邏輯所洗腦:談議題沒有用、原則信念沒有用,選上最重要啦!在這套戰爭邏輯指導之下,為求勝選可以利益交換、可以招降納叛、可以詐術欺敵、可以言論霸凌!

台灣現行的政治體制,在行政權是「一把定輸贏」、贏者全拿,一人選上總統,便立即主導整個政府的運作與方向。制度設計上應該代表人民監督行政權的立法權,卻在人民對民意代表的高度不信任中,淪為政黨意旨的延伸。以立法院為例,不但平時藉由強力的黨團運作或法制化的朝野協商,弱化個別立委行使職權的能力,執政黨的立委更陷入必須政策護航,否則就是不聽話或不團結(下次就不提名你)的困境。

而且,台灣的兩大政黨都已經執政過,也都有可能再度執政。過去在立法院的議事與朝野協商可以看出一種「大黨邏輯」:反正兩黨都可能執政,所以對選票有助益或能拿來作政績宣傳的事,都會快快通過甚至加碼。真正節制政府權力、匡正政府組織或職權行使的事,執政黨拖延不說,預備下回奪取政權的在野黨也可能假打假罵配合拖延。

執政黨與準備執政的在野黨權力合流的另一個證據,就是提名人選。僅拿新竹一地為例:新竹市國民黨未提名篤定當選的連任立委呂學樟,而將選區讓給民進黨的柯建銘,財力雄厚的他幾乎包下當地所有的看板和公車。新竹縣國民黨提名了前民進黨的林為洲,民進黨支持前國民黨的鄭永金,再加上前國民黨立委、現任民國黨主席的徐欣瑩(現已退出,改擔任親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如此錯亂的提名法,問問新竹人,那個政黨代表什麼理念,誰能答得出來?

過去政黨輪替的經驗教導了我們,當執政者運用高度集中的權力任意而行,小老百姓無法寄望目前由大黨掌控的立法院產生制衡,而是得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才可能稍加抵擋。而且一旦法案通過,縱使因應民意而再度修法救濟,漫長的過程中產生的傷害仍難以彌補。

 

國會是憲政機關,它的改革無法由外部進行,而且必須前仆後繼才有成功的可能!筆者當年與丁守中、吳志揚、高思博等委員曾經提出一系列國會改革法案,也經由黨團建立了重大人事與議案的審查制度;但後來政黨運作的海浪,輕易沖掉當年沙灘上的足跡,有些名存實亡、有些只留在立法院公報與少數新聞記錄裡。

每一次選舉,套用李遠哲的名言,都是台灣向上躍升或向下沈淪的關鍵。若想讓立法權正當行使,能有效監督行政權並捍衛百姓權益,首先必須恢復民主選舉時政黨的價值認同功能:由政黨揭櫫政黨理念,提出代表理念的參政同志、在議題與人選上爭取選民認同;而選民在充分理解政黨、政綱議題、與政黨提名人的基礎下,做出最符合自身理念的最好選擇;最後經由個別選擇的加總,達至全體的最佳選擇。

民主政治的確是政黨政治。當現階段大黨仍無法或無意朝「負責任的政黨政治」邁進時,讓兩個可能執政的大黨在國會都不過半,支持其他願意如此努力,將自己的主張謙卑放在選民面前的政黨,恐怕是對台灣民主仍懷抱希望的人們最好的選擇!

One Response to “大黨不過半 制衡新政治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