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三種人,幫助你走向頂尖 | 嚴震生

嚴震生 —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

大家好,我是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嚴震生,我跟主持人一樣,我也是第一次參加政治活動。

可能大家不相信,我是教政治學的,我是研究政治的,但是我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一個政黨,從來沒有參加任何一次的政治活動,這也是我的處女秀,我每次都跟我學生說,我說我是全台灣最快樂的教授,我說我在國立大學做研究、教自己想教的課、學生程度也很好,最快樂的原因是因為我完全不碰政治。

可是,我看到有一個政黨成立了,我自己長期所守的這條線—不碰政治不參加政治活動,可能會因此破功了,但是我相信,為上帝做第一次應該是應該的。

雷姐請我來跟大家講一下就是,青年創業全球化的議題,我自己常常會想說我們是屬於,這個1950年代的戰後嬰兒潮,台灣的人口我們這一代大概是最多的

之後,慢慢就開始減少,到現在20歲以下的人,他們要進入職場的時候,其實人是越來越少,照理來講,應該競爭的對手也少了、應該一堆工作在等他們,因為有很多老的在退休

可是為什麼不是這樣?

這個我想是一個很棒的問題,我自己的研究中心,今年年初的時候還聘了一個人,聘完之後校長卻決定,對不起,沒有經費了,我們就只好通知他說:『對不起 雖然你被錄用了,可是沒有辦法了。』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我認為是信心不足,在學校裡頭,我自己的工作的崗位,看到的是大家都覺得說未來小孩子少,沒有人敢增聘,不說增聘,補聘老師都不願意,就是對未來失去信心。

所以這樣的一個政黨,如果能夠給台灣有信心、有希望,那是很重要的

因為大部分的執政者都是進退失據,現在都不太敢做任何的投資,包括對人才的投資也是一樣

跟大家談一樣最近發生的事情,大家大概最近都知道,全球最紅的女性政治人物—梅克爾,為什麼梅克爾這麼紅?因為梅克爾說她要開放接受敘利亞難民,那為什麼她敢接受敘利亞難民?

我們知道在歐洲很多的國家,特別是那些小豬國家,像是希臘年輕人的失業率,15到24歲大概超過百分之五十、義大利也接近百分之五十、西班牙四十多、然後到葡萄牙也有3成以上,可是德國的年輕人失業率,15歲到24歲只有百分之七,跟歐盟的平均百分之20,相距很大,所以這是德國為什麼敢要這些難民、也需要這些難民的原因。

那我想我們,希望我們這個政黨能夠監督政府,為什麼台灣的年輕人,這個年齡的失業率是我們一般失業率的3倍?而別的國家不是,他們是怎麼樣預備他們的年輕人?他們怎麼樣讓年輕人知道有工作的機會?

我想是從德國這一次就可以看出來,他們在整個職業訓練、就業方面,有很多的預備,才會有這麼低的失業率。

最後想跟大家分享,這個政黨的名字,是信心希望聯盟F.H.L,希望我們的年輕人,開始可以學會做好的follower,然後成為這個社會的healer,來醫治合好這個社會,最後做我們社會的leader

這個 F.H.L是我給的一個新定義,希望我們的年輕人可以朝這個方向走,好好裝備自己

做一個follower

做一個healer

最後做一個leader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