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綠之外,你可以認識的

    信心希望聯盟

  • 帶出真實的盼望-回答「基督徒為何投入政治?」

    【提問】「信心希望聯盟」是由很多基督徒發起的政黨,因此引起不少討論。
    什麼原因讓你們跨出教會,走入社會,像陳志宏牧師是辭去教會的服事,正式籌組一個政黨?                                                                                 

    【輪值主席 陳志宏回答】
    今年台灣的年度代表字被選為「換」,代表台灣的人民很希望換一個心情,過去這段時間我們是比較憂鬱、沮喪,充滿無力感的。為什麼會想要換心情呢?
    我相信,這跟政治上的惡鬥,藍綠對立所造成的內耗是有關的。2016年的選舉,很多人期望換了政黨、換了人執政,就會變得比較好。但從台灣過去的經驗來看,政黨輪替不見得能改善現狀,如果「政治文化」沒有改換,大家繼續用互相鬥爭的方式,即使輪替執政,還是會彼此互相扯後腿,不讓競爭對手有創造政績的機會。
    因此,我們期望建立一個「持守價值,理性討論公共議題」的政黨,不看藍綠,只問是非,創造一種新的政治文化,才能真正帶來盼望。

    【主席團主席 雷倩回答】
    信心希望聯盟在9/20的成立大會中,我們提出「以信心為國祈禱,用希望守
    護台灣」,希望重新建立彼此的信賴關係,讓政治不是少數人的權利遊戲,
    而是絕大多數中產階級都可以參與的。像是我們的候選人,透過這個平台進入政治,把他們在乎的議題,帶入政治領域裡面去討論。

    1450501297250

  • 成為清流的容器-回答「為何要蹚政治的渾水?」

    【提問】我們都知道在政壇當中,在不同政黨裡,都有些基督徒在參政。大家都說政治是混水,是黑暗的,是可怕的不歸路,為什麼你們還要蹚這混水?

    【輪值主席 陳志宏回答】
    過去,支持好立委,並與立委們保持意見交流,一直是教會努力的方向。
    不只是基督教,很多宗教團體也常常為一些重要的議題去請教認真努力的民意代表,立委們也很樂意提出協助。但現實的情況是,每個政黨都會有其主要的考慮,為了執政,總是希望爭取最大選票。許多由政黨提出的政策,必須由全體委員一起遵守,個別的委員,不見得有機會能把個人看重的價值觀堅持下去。
    我們認為,有些重要的價值觀,還是必須「有人主張,有人發聲」,不能沒有聲音。另外一個問題是,我們對台灣政界總是感覺像「混水」。但我相信,百姓其實不希望台灣的政治老是充滿混濁的感覺,我們需要有「清流」進來。如果我們在黑暗裡,有光的人不發出光的話,那黑暗會越深。混水就需要有清流進去,我們希望鼓勵更多的清流投入政壇。當然我相信很多人起初投入政壇,剛開始都是清流。這好像是跟容器有關,容器用久了裡面就會有許多的污穢,清流進去也會變得混濁。我們希望信心希望聯盟可以提供比較好的環境,讓堅持好的理念跟價值的人,只要在這個容器裡,就能繼續保持作為一道清流。
    若百姓支持,對現有的政黨也是一種鼓勵跟刺激,讓他們看見需要革新和改變。

  • 凝聚不分藍綠的共識-回答「信心希望聯盟的核心價值?」

    【提問】你們一直提到「價值」。那麼信心希望聯盟的價值是什麼?

    【主席團主席 雷倩回答】
    我們可以用六件事情來說明。
    第一,我們倡議和平,但不涉及或鼓吹統獨立場。
    第二,在每一件事上,我們都要堅守理性,不去只看藍或綠。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要務實地解決台灣的問題,必須「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台灣的主要政黨,在藍綠的大旗下,時常把台灣變成二分式。
    誠實說,在信心希望聯盟中,有非常多藍的,也有非常多綠的!
    我們要做的是一個讓台灣真正能走入新政治的實驗,看看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兩方的人可以互相尊重,彼此討論。
    另外,信心希望聯盟有四大主軸,簡稱「Vote YES」
    Y:代表 Youth,我們關注青年的未來,安身,立命,成家。
    E:是 Education 教育,在教育中增加台灣競爭力,減少學用落差,讓品格教育能有適當位置。
    E:也是 Environment 環境,我們相信人必須擔任環境的「良善管家」,才能面對全球和台灣的環境問題。
    S:Social Value 是社會價值。台灣過去這段時間,無論是網路或媒體,都充滿各種仇恨、謊言與社會對立。
    信心希望聯盟希望重建彼此尊重的價值,尤其是未來,可能會發生巨大的天然或人為災難,在災難發生時,台灣是不是能成為一個彼此互助的方舟之島,還是一個有錢人會去掠奪貧窮人生命機會的貪婪之島。這就是社會價值中最重要的!

    【趙少康回應】的確,就像在SARS發生時,台灣的人民突然變得猜忌,甚至仇恨、對立,真的很讓人緊張,大家平常都是那麼友善的人啊。

  • 不採用模糊的語言面對選民-回答「為何不加入其他政黨?」

    【提問】請問雷倩,資料指出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曾經邀妳重披藍袍,妳為什麼婉拒?反而自己另外參加信心希望聯盟?

    【主席團主席 雷倩回答】
    就像前面提到的,一個人要在一個「綜合性的政黨」裡持守價值,有時候並不容易。
    但信心希望聯盟是從理念,到提出的政策綱領,到提出的候選人,全都在同一個脈絡上。
    台灣的民主被認為是政黨政治,但若政黨政治中充滿了各種的交換、人事的安排,就沒有真正對人民負起責任。
    信心希望聯盟希望用最值得信賴的方式,從頭到尾一點都不隱瞞我們的主張,同時提出最適合的候選人。
    這是我夢想中台灣的政黨政治。
    所以當我被邀請成為其中一個重要成員,雖然我們掛的抬頭都是「主席」,事實上我們都是「僕人」。
    在信心希望聯盟中,位子越高的人是要為越多的人服務。
    所以我們來作僕人,幫助年輕人進入政治領域。

  • 願意被檢驗,才能化解分歧-回答「基督教是否會產生分裂?」

    【提問】有報導說,除了長老教會,其他基督教的各種教派都可以整合。這樣會不會在基督教中又造成分裂?

    【輪值主席 陳志宏】
    謝謝主持人提出這個問題,讓我們有機會說明。其實這個報導不是那麼準確,不太瞭解台灣基督教教會的生態。基督教和天主教不太一樣,天主教有統一的組織,以教廷為中心;而基督教則是有許多不同的宗派,不同的教會對某些事情也會有不同的看法。就好像我所屬的台灣信義會,對我擔任輪值主席,有人很支持,也有人非常不以為然。不同的宗派雖然有不一樣的意見,卻不一定造成分裂,重要的是,能彼此接納理解,願意有好的對話跟共識。能化解危機的,是我們的態度。許多人對信心希望聯盟的擔憂,我們都很認真地思考。
    的確,從事政治有許多危險,很多提醒都是非常善意的,我們也虛心接受。
    而關於長老教會,他們是台灣最悠久的教派,今年也正逢基督教傳入台灣150週年。台灣最早的宣教士-南部的馬雅各醫師,北部的馬偕醫師,都是我們非常熟悉的長老會宣教士。長老會所引進最新的西式教育、醫療,對台灣社會的貢獻非常大。過去二三十年,長老會在政治上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我個人也很欣賞他們在各方面的努力。不可否認,長老會過去和一些政黨有長期密切的合作關係,所以對於一個新成立的基督教政黨,會保持一種觀察的態度。我們才成立三個月,他們需要長時間觀察也是非常合理的事。我們的中執委中,有一位就是長老會的牧者。不同的教會有不同的意見是很正常的,但是只要有機會,我們就去說明。經過這三個月的努力,有越來越多的教會發現應該更多地關心政治。當我們把候選人介紹給他們時,都會被認定是非常優質的人選,因此也有越來越多的教會給予認同和支持。

    【主持人回應】
    所以並不是你們排斥長老教會,而是長老教會需要觀察你們?

    【輪值主席 陳志宏回答】
    當然。不只是長老教會,每個宗派都在觀察我們!這是正常的。

    【主席團主席 雷倩回答】
    我們認為,台灣的選民都應該長期觀察一個新興的政黨。不該只有號或旗幟,就把選票投給它。譬如信心希望聯盟的核心價值「捍衛家庭,保護兒少」,無論選民、各種團體與教會,都該用這個價值檢驗信心希望聯盟,檢驗我們推出什麼樣的候選人,也檢驗未來我們提供的服務與推動的法案。

  • 家庭政策不能混合而草率決定-回答「對同志議題的態度?」

    【提問】有人抨擊你們說信心希望聯盟反對同志。同志人權最近在全世界都是熱門的話題,有人問你們為何要反對同志人權?甚至因為兒少問題和民進黨有衝突,信心希望聯盟才成立,怎麼就招惹這麼多不同的團體?

    【主席團主席 雷倩回答】
    如果在價值上面,做出「捍衛家庭,保護兒少」這樣的宣誓,顯然會有很多其他的團體在這個議題上會跟我們站在對角線上,一種對比的狀態。
    我們並沒有在任何的地方去討論同志跟同性婚姻的問題,但我們的確發動了一個「保護家庭公投」。
    「保護家庭公投」的概念是這樣的:假定我們有許許多多的同性戀者,中間有些人主張「同性婚姻」,但是有一小群人,非常少數的人,他們主張「多元成家」。在多元成家裡面包括三個主要的法案,內容出自伴侶盟的網站,綜合來說,多元成家對於家庭制度裡的人倫跟所有的關係,都有巨大的衝擊。
    所以我們主張,若是有人要把「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家屬制度」混合在一起,所謂「多元成家」這類的做法,不應由113位立法委員決定,應該由全民來公投,放回直接民權的範圍。
    我們在這件事情上的立場非常明確,我們並不是針對所有的同性戀者,而是針對主張「多元成家」,有少數人要改變婚姻家庭制度這件事,去發動公投。

    因為如此,有很多人和我們產生了直接的對抗,也有很多直接的攻擊。
    我們的網路,各種社群平台,都被惡意的檢舉,甚至逼我們關掉網站。
    台灣如果真的在談多元,「捍衛家庭,保護兒少」也應該是其中的一個聲音,也應該被言論自由所允許。
    我們在不到一個月之內,截至今天(2015.12.16),有全台灣超越13萬的聯署書,願把身分證資料填上,一起發動保護家庭的公投。
    這代表我們是站在主流價值,跟最大多數的父母,祖父母站在一起。

    【提問】可是同志團體的聲浪是很大的,基本上媒體也蠻支持的。這一點你們如何面對?

    【主席團主席 雷倩回答】
    聲量,就是現在台灣衡量一切的標準。所以我們看到許多政治人物都對此低頭,在排山倒海的網路聲勢下,都放棄原先願意堅守的價值。
    信心希望聯盟也運用網路來和人民直接溝通,並且每一個的動作都是光明正大地放在官網上。
    我們發現,有一支谷阿狗的影片超過160萬人點閱,數萬的人在轉傳,這讓我們越來越相信:聲量是一回事,人們心中真正的價值,還是值得去提醒並捍衛的。
    這支影片甚至是台灣Youtube政治類第一名。我們越來越明白,信心希望聯盟所站的位置,並不是少數的孤單的,而是有一群沈默的大多數,需要我們站在這個位置上。
    S__15679491

  • 政治素人,盡力而為-回答「不分區立委名單很好,但如何讓人知道?」

    【提問】基督徒約佔台灣5%人口,雖然你們不只針對基督徒,但理論上,如果基督徒都支持你們,政黨就跨門檻了。可是目前幾個名調看起來,好像支持度並不高,信心希望聯盟要怎麼宣傳?另外,你們因為要提名不分區,必須有十名區域立委參選,對一個新的政黨你們蠻有勇氣的,老的政黨都不見得找得到適當的候選人。十個參選的區域立委看來都是政治素人,要怎麼突破,怎麼讓人認識你們?事實上我發現你們的不分區名單都很好。

    【輪值主席 陳志宏回答】
    這個社會有許多基督徒成立的醫院,基督徒成立的學校,會去基督教醫院看病的卻不只是基督徒,去基督教學校就學的也是如此。我們考慮的還是醫療技術,或辦學的理念好不好。關鍵都是一樣的:我們要努力贏得社會大眾的認同與支持。社會上願意支持好政策、好候選人的潛在選民,我相信是超過50%的。接下來,我們需要非常努力,透過社群網路,透過各種可能,宣揚我們的理念!
    ALL4web